征增课班乐捐费引诟病教师追问引学生恐惧

征增课班乐捐费引诟病教师追问引学生恐惧
征增课班乐捐费引诟病教师追问引学生恐惧

两名家长向颜闻昌学校征收增课班乐捐费引诟病。

士毛月新民华小和其他华小一样有开办语文进修班和电脑班,该校家协以乐捐方式向家长收费,惟有家长反映因为有教师在班上不断追问孩子相关费用,导致孩子心存恐惧不敢到学校上课,甚至有学生从扑满掏钱缴费。

该校2名家长今早在民主行动党乌鲁冷岳联委会主席黎潍裮召开的记者会申诉,学校的乐捐费不但加重家长负担,也引起学生恐惧。

据了解,该校的语文进修班,一至三年级乐捐费是每月17令吉,四至六年级是10令吉;电脑班收费是一、二年级每月5令吉,三至六年级是10令吉。

家长廖清湘说,她有两名孩子分别在该校就读三和五年级,虽然通告写明“增课班乐捐”,但教师却不断向孩子追问缴费的事。

“三年级的女儿不断被教师追问父母几时要缴费后,常以不舒服为由不想上学;至于儿子班的教师较有伸缩性,只要家长情愿,5令吉或10令吉都没问题,当作是贡献,于是她贡献20令吉。”

一次缴费3个月负担重

她说,校方向来是每月向家长征收语文进修班的费用,但5月起就一次过收3个月的费用,电脑班收费也同样是一次过缴交3个月,对家长来说是增加负担。

“6月到校领取孩子的成绩册时,我也向校方反映通告既写明乐捐,为何还要强迫家长缴费,之后也于6月20日向教育部投诉,7月5日也登入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的面子书通过Messenger反映问题。”

她说,今年新学年开学时没电脑班,之后于9月重开,志期9月3日的电脑班开办通告写明获得教育部副部长的批准,惟她认为校方应出示相关证件。

出席者有该会副主席颜闻昌、新加影支部秘书郭纬界。

征增课班乐捐费引诟病教师追问引学生恐惧

语文进修班通告写上乐捐的字眼,却有固定的数额。

不敢表明家庭困境
孩子自掏扑满缴费

陈女士则表示本身是单亲妈妈,就读五年级的孩子从二年级开始获得校方豁免杂费、电脑费和语文进修班的费用,但今年不懂出了什幺状况,教师竟然要孩子缴交语文进修班的费用。

她说本身曾缴交30令吉费用,而每当老师追问孩子时,孩子回家后都会问几时要交学费,她还为此特别交代孩子向教师反映家庭的经济情况,但孩子不敢,反而有次从扑满掏钱交学费。

“经了解,孩子9月自行用扑满的存款交了10令吉学费,既然通告写明乐捐,为何教师不断追问孩子?”

黎潍裮:张盛闻曾明言
不能强迫家长缴费

黎潍裮说,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曾表明学校开办补习班是以乐捐方式进行,不能强迫家长缴费,尤其现在有家长投诉教师不断追问学生收费的事,已让学生害怕而不敢到学校上课,这是严重的问题。

“我们想询问,校方有无权力收费?家长虽向教育部投诉,但至今也没回应,希望张盛闻关注,而电脑班是正课,还是附属课程,也希望对方交代。”

林进权:贫生应豁免征收

士毛月新民华小董事长林进权说,该校有整百个家境贫穷的学生获得豁免语文进修班和电脑班等费用,针对相关家长的投诉,他会向校方了解,若获得豁免就不应该收钱。

“学校开办电脑班10多年,去年遭一批家长投诉后于5月曾停办,后因其他家长家长要求,9月继续开办至学年结束。”

他说,今年3月,家协召开大会和选出新届理事会后,理事有向教育部上诉要求重开电脑班,此事也在家协大会通过,今年1月至8月也没开办电脑班,直到8月获得教育部的批准信件后才于9月重开。

他解释,一次过征收3个月的语文进修班和电脑班费用是为了方便家长,而相比外面,语文进修班和电脑班收费是非常便宜,方便一些经济能力不太好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