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国民党选举作票、射杀2位无辜青年,台湾民主化滥觞的「

(中央社)

发生于的「中坜事件」距今已有40年,当时採访的记者邱杰回忆当时,难忘紧绷对立的情势。1977年底的「五合一公职选举」,是国民党在台实施地方自治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当时由国民党提名的欧宪瑜对决自行参选的许信良,随着国民党的激烈打压,让桃园的选情,在当时形成一种剑拔弩张的高压对峙。

许信良曾警告国民党,作票「绝对有事」

谈起中坜事件,当事人许信良说,「不是我们策动」,他在选前就研判会胜选,剩下的问题只是如何防止作票。后来抓到选举作票,群众越聚越多,可以预期。

许信良回忆投票当天,时任台湾省警务处处长的孔令晟还特别到访中坜竞选总部表达「担心选举出事」;他回应孔令晟,「只要选举不舞弊,不管胜败如何,保证选举和平落幕。但是如果发生选举舞弊,绝对有事,不会平安过去。」

「党纪考核不佳」,许信良决定脱党参选

许信良原本是国民党所培养的台湾本土菁英,本来应会代表国民党参选桃园县长,不过其发表关于台湾省议会生态的着作《风雨之声》,遭到当时台湾省议员严重批评,因此当他登记参选时,国民党以「党纪考核纪录不佳」为理由,拒绝发给许信良政党推荐书,并另行提名调查局出身的欧宪瑜为桃园县长候选人。

许信良因为决定脱党自行参选,在1977年10月遭到国民党开除党籍,但是许信良在选战开打后发表「吾名虽不列国民党党籍,吾心愿长为国民党党员」的声明,想办法化解选民的疑虑。

当年许信良聘用的支持者年轻又善于打选战,许多大学生都自发为许信良助选,其中包括后来也从政的林正杰、范巽绿、张富忠等人。团队不但在竞选总部搭帐篷、筑起竹篱笆,还有噱头十足的热气球,更三两天就更换张贴的政见大字报,新颖的方式果然炒热选举气氛,吸引许多民众的目光,许信良当时的「私办政见会」更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

国民党被踢爆作票,民众包围警察局

国民党竭尽所能的营造只要支持党外人士就是叛国、造反,及对政府有敌意的肃杀气氛,让民众即使支持许信良,也只敢私下讨论,让当时的社会瀰漫一股防卫心理。在当年11月19日投票时,民众投票的情况相当踊跃,党外阵营也加强「捉鬼大队」,找了更多监票人员,严防国民党选举舞弊。

邱杰表示,当天早上他到各处去採访投票状况,开票时则被报社分配到县政府大礼堂顾守开票中心,随着票数逐渐开出,原本互有起落的票数慢慢呈现一面倒的趋势,民众对于党外人士的支持,随着开票的进行逐渐呈现,这时位于中坜分局对面的中坜国小213号投开票所却传出疑似舞弊事件,让当时紧张的选情更增一股山雨欲来的态势。

中坜国小213号投开票所的监察员范姜新林校长,遭民众检举以沾有印泥的手指按于选票上造成废票,面对群众抗争,警察未积极处理,反将范姜新林带回保护。

消息传出,引起民众愤怒,一万多名民众愤而包围并放火烧了中坜分局。整起事件,共有8辆警车、60多辆机车被波及。事件发生时军队也在中坜市镇暴,但被民众拦下,民众亦威吓士兵不得敢对其父老兄弟姊妹同胞开枪,最后军队退出中坜市,史称「中坜事件」。

事件中警察为自卫而开枪,不幸击毙国立中央大学学生江文国及青年张治平,更加燃起民众对于选举结果公正的强烈要求。

「中坜事件」开花结果,党外人士战果丰硕

震惊中央政府的「中坜事件」,是台湾史上第一次民众自发性的对抗选举舞弊的集体抗争,民众一直到选务机关宣布许信良当选桃园县长后才逐渐散去。直到最后,由选务机关公布的「正确」票数显示,许信良在县长选举拿下235,946票,击败仅得147,851票的欧宪瑜。

总计在该场「五合一选举」,党外人士一口气囊括4席县市长(桃园县、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县)、8席台北市议员、21席乡镇市长、21席台湾省议员、146席县市议员,已经具备成为反对党的实力。

此后,党外运动风起云涌,甚至启发了1979年的桥头事件与美丽岛事件。

《报导者》报导,国民党对许信良真正的秋后算帐在1979,蒋经国接任总统这一年。年初由余登发父子被捕揭开序幕,许信良主张前往声援,因为参与桥头事件游行,许信良被省政府以「擅离职守」罪名移送监察院,6月底,就职县长1年半的同时,公惩会宣布许信良「休职2年」。只因旷职1天,辛苦拚来的桃园县长,被迫提早谢幕。

《民报》报导,台湾大学客家研究中心教授邱荣举今(19)日在「中坜事件四十週年学术研讨会」中发表论文指出,中坜事件是台湾选举「作票」争议有关而爆发群众运动的政治事件,不是属于「匪谍案」或「叛乱案」的政治事件。所以,在目前有关白色恐怖时期的平反、赔偿,也成为漏网之鱼。因此呼吁政府,相关资料档案应进一步公开,政府也应给予无辜被射杀的江文国、张治平二人道歉与赔偿。

许信良:中坜事件是台湾民主的起点

许信良表示,他20多岁到英国读书时,看到1960年代全世界蓬勃的大学生运动,人家的社会民主、自由又有人权,但国外的学生还在要求更多,让台湾去的留学生,尤其学习政治的许信良更感羞愧,这个动机让他决定回台湾时,要为自己世代的尊严做些事。

许信良说,中坜事件有其客观历史意义,不会因人们的喜欢与否而改变,在未来的历史里,其重要性会更突显。因为中坜事件直接冲击国家民主,没有当年的中坜事件就不会有美丽岛事件,它是台湾今日民主的起点。

桃园市长郑文灿表示,「没有中坜事件,就没有美丽岛事件,也就没有台湾的民主化」。郑文灿说这是写入历史的教材,也是战后台湾人民追求自由的滥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