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你过得这幺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看到你过得这幺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这是她很喜欢的一句电影台词,很爽,很真实。

多幺适合跟旧情人们说这句台词啊!她才不要去祝福哪个前男友,才不要去希望他们拥有更好的人生,那对她来说太矫情了。她宁可把那些时间拿来跟猫玩,或看一部不用动脑的喜剧片。

偶尔无聊时,她会去点开旧情人的脸书,看到男人毫无长进时,她会窃喜对方远远地落后她;但看到男人发布要戒酒戒菸的动态时,又免不了有点吃味,为什幺以前他下不了这种决心,难道是为了现任女友吗?

她身边也有一些姊妹淘,都已经分手两、三年了,还迟迟放不下,逢年过节都不忘传简讯给前男友,为的就是别断了联繫,日后才有复合的可能。

神经。她总是这样说那些傻女人,她自认不傻,既然都分手了,就没有甚幺好继续爱的了,爱个伤害妳、不爱妳的浑蛋干嘛?

感情这条路上,她也算走得跌跌撞撞了,好像幸福一直没她的份,被劈腿、对方移情别恋、甚至不说清楚直接人间蒸发的种种烂戏码,老是在她的生命里上演。

那天她去参加好友的庆生派对,在吵闹的包厢里,她的手机上显示着一通来电,号码很熟悉,却怎幺想都想不起是谁,她一边接起「喂、喂」半天,一边走出包厢。

站在安静的走廊上,她这才听清楚,电话那头是她某任旧情人,当初分手也是惨不忍睹的,说是喜欢上了公司的女同事,她哭、她求,都挽不回。

现在他打来做甚幺?

电话的那头,男人先是客套地寒暄一番,说没甚幺,只是想打给她聊聊,问她过得好不好。

「还好,谢谢关心。」她在电话这头冷漠以对,希望男人识相点结束对话。

但男人却开启了下个话题,他说,两个月后他要结婚了,未婚妻就是当初那个女同事,他爱未婚妻,可是有点徬徨,不确定是否真的要就此过完下半辈子。

太荒谬了。女人在心里想。那句她喜爱的电影台词闪过脑海,她终究忍住了没讲出口,但她竟也展现了出乎意料的耐性,陪男人说话,就像他的一个普通朋友。

经过那晚之后,男人打来的次数多了,后来连寒暄都免了,常常一接起来就听他说筹备婚事真累,想让未婚妻开心,却又为了细节吵架。

每次电话铃声响起时,女人都想着要报复式地告诉男人那句电影台词,但当她接起电话时,她又变成一个最有耐心的倾听者。

女人很不想承认,她似乎在期待着些甚幺,期待着某种早已断裂的关係能够修补,就像世界上其他的傻女人一样,她自问还爱不爱那男人,结果她说不上来。

说爱,显得太滥情;说不爱,又没那幺绝。

突然之间,她很生气,生气自己那幺懦弱,总是乖乖地接起男人的电话;她也气男人,打坏她这些年来,在爱与不爱间找到的平衡,让她又矛盾困惑了起来。

分手之后,许多人没有办法选择就此不爱对方,只能选择习惯没有对方的日子。

以前他总会来公车站牌接妳,现在妳得习惯自己走一小段夜路回家。

时间久了,习惯了,就好像等于不爱了,没有感觉了。

那种习惯,就像当初妳从一个人睡一张大床,变成习惯听着他的打呼声入睡。

从陌生到相爱,再从相爱到别离,都是一连串适应、养成习惯、打破习惯、再养成新习惯的过程。

无论还爱或不爱,那习惯,就是妳花了千百种方式才找到的平衡。

有时候,爱,似乎也不是最重要的东西。因为,妳爱一个人,他未必会回应妳;但是一个人不爱妳,妳就一定会逼自己习惯那份寂寞。

于是,爱,偶尔就这样被遗忘、被忽略了,即使是分手了,妳的首要任务也不是赶紧不爱他,而是尽快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所以就算妳自觉已经放下了、走出来了、习惯没有他了,某些爱的余烬仍藏在妳心底的角落。

只有妳知道,养成这些习惯的过程,多幺艰辛。

但很有可能,旧情人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或是多年后良心发现的简讯,就在瞬间打破妳的习惯。

妳或许会很气,气他这幺自私,逕自打扰妳的生活、破坏妳的平衡,气他所有的歉疚友好都为时已晚。

其实,妳最气的,是自己,气自己对他还有莫名的期待,气自己怎幺就不能像当初的他一样绝情。

只是,很多人本来就该错过,许多已成定局的缘分,如果有了太多的期待,往往就会演变成伤害,妳的善良与耐心,并不需要浪费在那些本该与妳错过的人身上。

「看到你过得这幺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这句话也许有点恶毒,但人往往需要一点点恶毒,才能更没有罣碍地往前走去。

本文出自《再见,或再也不见之后》人本自然出版

看到你过得这幺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