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最关键的「三秒钟」

文/角子

 亲爱的,当我在电话里听见妳说要结婚的消息,天知道我有多高兴!

   我知道那就是缘分,两个台湾人,却在巴黎相遇,妳说你们一见如故,可以聊的话题那幺多,就连梦想中的婚礼,要在南法的普罗旺斯,都一模一样。

   认识十几年,那是我第一次听妳,这幺确定地描述一个人,那幺笃定地形容一份感情,妳用了「好难得」形容他──我在国际长途电话这头听着,可能是因为捨不得打断妳的兴奋和喜悦,可能是因为我也很开心,我一点话都插不上。就在我听见妳说,妳只花了三秒钟,就决定爱上他的时候,我笑了!我想我完全懂妳的意思……

   那就是爱的神奇,我们总是很容易用「三秒钟」,就决定要爱上一个人。

   我们比较困难的,是跟相爱的人,接下来更多的那些「三秒钟」。

   那是妳突然觉得很委屈的「三秒钟」,妳不懂,他为什幺会这幺自私?!妳的思绪,从那个三秒钟出发,妳在那场思绪的漫游里,一不小心就想得更多……那是妳除了这次的委屈,还一併想起的,许多在这份爱里的不顺利,妳觉得很心酸,心酸到都几乎忘记了,自己一开始觉得委屈的理由;一不小心就忘记了,再回去那份感情的路……

   那是我们突然觉得很愤怒的「三秒钟」,我们很难理解,一个总是对我们这幺好的人,为什幺要为了这种小事,发这幺大的脾气?!一如我们也很难理解,一向有好教养的自己,为何在当时会突然那幺张牙舞爪?我们最难理解的,是在那个三秒钟的愤怒之后,下一波又朝自己捲来的那阵更汹涌的愤怒海啸……我们在里面无法呼吸,几乎失去意识,发现自己唯一的信念,竟然是想信手就毁掉那份爱。

   亲爱的,我做这些描述,不但容易,而且熟悉,因为我不只一次地经历过,那些委屈和愤怒的「三秒钟」,而且不只一次地在那些「三秒钟」的后来,真的就毁掉了爱。

   一份爱,三秒钟就可以成立。比较脆弱的,三秒钟也就毁掉了;而那些比较坚固的,又能够承受多少次,那些「三秒钟」的巨大冲击呢?!

  如果我们都那幺确定,自己是真的遇见了一个「好难得」的人,那可不可以让我们试着用跟从前不一样的自己,去面对那份爱?

 如果我们也清楚自己在那个委屈、愤怒的「三秒钟」里,所做的庞大联想,是一种惯性,那可不可以,让我们也开始努力去尝试,让那个三秒钟回到它本来的样子,它也许不是海啸,而是每一份感情里都会有的波折和涟漪而已。

  我们会在爱里觉得愤怒和委屈,大多数的原因,是因为对方在某件事情或观点上,不符合我们的期望。对爱抱着美好的期望值,那是我们当时进入爱的理由。我们所认为的一个好的对象,通常就是一个可以处处都符合我们的期望的人。

  直到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一个,跟妳想像中一模一样的人,我们才开始进入了爱的下一个阶段。我们才开始理解,原来对方也同样对妳抱着期望。我们才突然发现,原来爱,并不是只有我们看着对方,而是我们也可以从对方的反应里,看见自己。


  爱就像一面镜子,当我们终于愿意端详着那面镜子,我们才发现,原来妳的委屈和愤怒,跟对方的委屈和愤怒,其实并无不同。我们才终于明白,原来爱,并不是一个人的单向立场跟思考,而是两个人,边相爱、边修正双方立场的结果。

  疼惜,是两个人好的时候,妳爱上他的理由;珍惜,是偶尔不好的时候,两个人都会记得回头看,那些好过的点点滴滴。疼惜,是决定要一起走的理由;珍惜,才能真的走出长远的路。

  亲爱的,可以参加一场普罗旺斯的婚礼,对我来说真的非常诱人,但我最近的的工作让我无法走开,那真的让我非常遗憾,却远不及我的开心……因为那是妳的婚礼,是妳终于决定要和一个人,一起走长远的路。

  礼物,我想再细细挑选;我却赶紧先写了这封长信,要献给两个相爱的人,那是我最衷心的提醒和祝福。


  爱的「关键时刻」很多,包括这场婚礼你们将对彼此说出「我愿意」的允诺,包括当时妳决定爱上他的那个「三秒钟」,可是真正会让你们幸福的,却是接下来的那些「三秒钟」,是因为你们一起携手跨越了那些「三秒钟」,才让你们的爱,可以永恆。

  爱你们。还有一万个从台北飞向普罗旺斯的祝福。

  本文出自《13划,爱》平装本出版

爱最关键的「三秒钟」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