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地风波掀主权隐忧 华小探讨非营利托管

征地风波掀主权隐忧 华小探讨非营利托管

吉隆坡精武华小的征地风波犹如平地一声雷,挑起华小校地的隐忧,尤其未有完善土地托管组织的学校更是以此为鉴,刻正酝酿积极探讨转换“非营利”方式托管的折衷方案。

有关风波,也掀起董事会作为学校管理机构定位有待厘清的情况,而华小正规化校产托管授权和组织章程,被视为可能解决华小问题久悬未解的方案。

根据《》了解,国内华小土地多数分为由董事会托管、地主或社团托管,有的则为政府拨地所建。

托管或存土地被索风险

由政府拨地所建的华小,不会面对校地主权问题,这包括早期先建学校,之后才获得政府批准申请校地的例子,惟这些地段需要经过授权,交由例如团体机构(或董事会)的相应机构管理。

若属于私人地主、团体机构拥有的华小土地,则需交由信托人托管,只是很多学校的校产托管授权处理不理想,需要改善。

据了解,一些交托管的土地,若土地属地主所有而非政府拨地,董事会尽管是学校管理机构,但不包括土地拥有权,所以就存在地段被索回的风险。

据知,雪隆地区部分华小,尤其一些属于私人地主或团体机构交由信托人托管的华小土地,并没有完善的托管机制。

林家光:发展同时等待拨地 早期华小无校产问题

林家光也说,早期所建的华小,在发展同时也等待政府批准拨地,没有面对校产问题。

他说,在实行教育法令之后,早期由社团创办的学校归政府管制,行政费是由政府所支付,董事会是学校组织的财政单位,无怨言付出以保存华小的发展。

“不过,若华小的地段是由华社所租用,政府没有明文规定交由董事会,董事会的角色就会模糊不清。”

他也说,一般情况而言,政府在每300户家庭的新发展地区就应该有学校保留地。

董事会须先厘清职权 政府授权不包括行政管理

受访者向本报记者透露,在教育法令下,政府授权董事会作为学校管理机构,但这并不包括处理学校的行政。

所以董事会首先就得厘清职权,以免发生像精武一样的问题,搞到董事会也乱了手脚。

针对这样的现象,八打灵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林家光受访时向《》表示,各校情况不同,“非营利”托管方式并非一劳永逸解决华小问题的方案,只是折衷方法,目的只是确保土地不属于任何人,也不直接把土地交给政府。

他说,“非营利”托管方式只适合土地属于私人、地主、团体机构的华校,不过目前不少华小对此方式未有明确方向,所以得经过专人研究,包括学校校地来源、学生形成及探讨教育大蓝图等等。

他说,早前有地段属于私人地主、团体机构的华校,尝试探讨以“非营利”方式托管土地,如以1令吉非营利托管给政府10年,10年后重新检讨董事会不收租金并豁免学校土地税,由政府负责资助学校设备。

“如此一来,土地不属于任何人,对政府和董事会而言,都是协助解决教育问题的方法。不过,若要进行这项“非营利”的托管方式,也存在地段或被拿回的风险。”

所以,他认为若是能签署协议或以地换地,并交由律师研究,则可解决这项问题。

叶全发:匡正组织定义 非营利托管非不信任信托人

雪隆华校校友会联合会副会长叶全发声称,以“非营利”方式托管校地并非不信任信托人而延伸的方式,只是匡正组织定义应有的依据。

他说,若校地属地主所有,华小土地是由信托人托管,董事会没有土地主权,可是很多早期建设的华小,组织不强,校地的处理杂乱无章。

“基于董事会不属于社团法令下注册的组织,加上一些信托人已逝或更替,但校地也没有交由“非营利”注册机构管理,而是交托董事会,所以衍生问题。”

“董事会要有完整章程,也要有社团注册为非营利机构属下产业,并由信托人管理。”

他举例,如学校产业属校友会,但土地拥有者的注册属性是营利机构或非营利机构,都是正规化校产托管授权需要考虑的细节。

此外,他表示本身是励志华小校友,该校土地是交由产业信托人托管。

曾耿强:获政府颁布宪报 中国华小交嘉应会馆管理

中国华小董事长曾耿强以中国华小为例说,之前原有2亩土地,后来也申请毗邻大约2万2000方尺地段,申请地段获批准后才兴建了大礼堂。

他说,中国华小是政府地,后来由地方政府颁布宪报把地交由相应机构管理,于1938年管理权交给雪隆嘉应会馆。

“我也是呀吃十四哩华小的董事长,而呀吃十四哩华小校地大约一亩,草场位置一部分的地段,建了礼堂,学校也有申请政府拨地,目前还没有批准。”

他说,国内缺乏华小是在发展学校建设的同时也等待政府批准拨出校地,其中也有属于政府地段上建有校用设施的例子,所以吉隆坡精武华小的风波并非个案。

“多年前副教育部长拿督韩春锦在任之时,马华曾调查全马学校运用政府地段,也召集华小交上图测处理,但随后也没有下文。”